華山棧道「護路人」絕壁掃雪走紅

2018年01月31日来源:嘟噜

長空棧道是陝西華山景區南峰東側南天門外山腰間的一處景點,近期,受降雪影響,該景點關閉,但一段景區工作人員在此絕境除雪的視頻卻火了。棧道因築在絕壁上,到穀底垂直落差700余米,工作人員手拿鐵鍬、笤帚在僅30釐米寬的棧道上掃雪,看得人心驚肉跳。

據華山景區負責長空棧道安全及遊客秩序維護的南天門經理吉軍鋒介紹,自2005年至今,長空棧道已經換了5批「護路人」,由於工作對個人身體素質有較高要求,從業者除沒有高血壓、心臟病,不恐高外,理想的年齡也被限制在了30歲左右。除去此次公眾通過網路視頻所看到的,他們需要負責棧道積雪的清理之外,日常還要承擔棧道的保養、遊客引導等工作。

26歲的張東東已經在這裡工作了3年,冬季來臨,即便風和日麗,每天前來長空棧道探險的遊客也大概僅在30到40人左右。但為了保障遊客的安全,他和他的三名同事每天早晚都要親測棧道的安全性,在雪天后開放的時間裡,必須保持棧道「零積雪」。

冬季有一半時間住山上

北青報:長空棧道冬季的除雪工作一般持續多久?

張東東:每年的11月30日到第二年2月底,是華山的旅遊淡季。我們負責長空棧道的工作人員一共4人,分兩組,每組值班一周然後輪換。這一周我們就住在離棧道不遠的南天門附近,隨時有事兒我們都能及時趕到。

北青報:為什麼不能回家過夜呢?

張東東:華山景區的山上也有遊客留宿,一般夏天7點、冬天9點左右就會有遊客在看完日出後來長空棧道遊玩。如果我們住在山下,很可能趕不上每天的索道,所以只要值班就住在山上。

北青報:你們的工作主要是負責棧道清潔嗎?

張東東:除雪只是我們工作的一部分,平時我們還會帶著扳手、螺絲刀、緊線器、鋼筋鉗等工具對棧道進行日常維護和檢修。此外,我們還要維持遊客在棧道遊覽的秩序。目前冬季每天來的遊客大約三四十人左右,旺季時會有100多人。我們會幫助他們系好安全繩,告訴他們安全要領。

沒有什麼比安全更重要

北青報:能描述一下你們工作的環境嗎?

張東東:長空棧道在華山南峰西岩下麵,築在光溜溜的絕壁上,幾乎是個90度的直角。棧道寬約30釐米,我們經常向遊客介紹是「與肩同寬」。一側崖壁上釘有鐵索可供抓手,另一側則是懸空的,沒欄杆,到谷底大概高700米。棧道由11截木板拼成,總長度54米,我們的任務就是要保證棧道安全完好。

北青報:你會害怕嗎?

張東東:做好了安全防護措施就不怕了,這也是我們工作中最重要的。我們在下鐵梯之前都必須按規定在胸前系好安全帶,並按照自己的身材調節好鬆緊。石壁上裝有平移攀岩設備,會有鋼絲繩固定在石壁上。手必須抓緊鐵鍊,每走一段,先打開安全繩掛鉤掛在另一段鋼絲繩上,再合上另一個,才能往前走。雖然手用力全部在鐵鍊上,但是安全繩可以在緊急時刻拉住墜落者,這樣的裝備和所有遊客都是一樣的。另外,現在我們走在棧道上已經沒有那種非常心跳的感覺了,在一個地方呆久了也就習慣了。

北青報:你們如何保障遊客的安全?

張東東:我們在安全設備以及對遊客的提示上已經儘量做到周密,此外,我們還會每天對棧道進行「體檢」。棧道冬季的開放時間是早九晚五,夏季一般情況是早七晚七。這一段時間,我們通常都在早上8點和下午5點關門後,帶著工具在棧道上進行仔細檢查,並且做好記錄。一旦發現木板有問題,會向上級打報告要求更換。

棧道零積雪才允許開放

北青報:冬天鏟雪,你們都會帶哪些裝備?

張東東:今年1月,華山下了兩場雪,我們已經進行了5次鏟雪工作。我們的鏟雪一般在雪後進行,棧道同時也對遊客關閉。除了基本的安全裝備,因為棧道上雪後溫度大概在零下20度左右,所以我們還穿了毛衣、大衣、棉襖禦寒,此外還戴了帽子、手套、口罩。衣服雖然穿得多,但不會影響行動。結冰的時候,腳上還要套上防滑鏈。

北青報:棧道上的除雪怎麼進行?

張東東:我們每次下去除雪都會兩人一組,一是方便除雪分步進行,另外也是為了相互有個照應。每次第一遍用鐵鍬和大掃把先把大面積的雪掃除,然後會上去休息一下,再下來用小笤帚清理細節,有冰的話會撒一些鹽幫助化雪。一整套流程下來大約兩個小時。

棧道上的雪主要是從山上滑下來或者有風刮過來的,高度通常會沒過腳面。掃雪得看風向,必須順著風往外掃,否則還會被風吹回來。

北青報:掃完雪,棧道就可以向遊客開放了嗎?

張東東:那還不行,清理後我們的工作人員會隔半小時或一小時再去棧道走一走,確定零積雪且沒有打滑現象後,才能向遊客開放。

「守路人」只能幹到30歲

北青報:你為什麼會選擇來到華山做「守路人」?

張東東:我在華山北面的華陰市長大,從小就聽大人們說起長空棧道,這讓我充滿了好奇。我上高中的時候第一次來華山,但當時也沒有親歷一下棧道,直到參加了工作,我才有機會真正踏上它。

雖然當時和普通遊客一樣,有一點點緊張,但是我從小在這兒長大讓我覺得很熟悉、很親切,而且當我在棧道看到那麼壯麗的風景,想到我接下來就要在這裡工作,心裡還是很激動的。

北青報:你很快就熟悉了這裡的生活嗎?

張東東:帶我的師傅比我大三歲,是1989年生人,他也是我們四個裡最大的。我們都是同齡人,平時有很多可聊的,即便是在山上過夜,也不會覺得枯燥。

北青報:你會一直在這裡幹下去嗎?

張東東:我很希望能一直幹下去,我喜歡這裡的生活。但是我們的工作有特殊性,出於安全考慮,一般只能幹到30歲,之後會被調整到其他部門,真到那一天,我會捨不得的。(據大陸北京青年報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