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大台籍教授說感受:在大陸科研有「三多」

2018年02月11日来源:嘟噜
春節將近,在返回臺灣過節前一天,廈門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台籍教授劉文賢還帶著學生在實驗室忙碌。

據大陸中新社報導,劉文賢所從事的研究叫「T細胞耐受與免疫應答」,這一課題研究週期長,「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劉文賢說,光用來實驗的小老鼠就有兩、三百籠。

從1996年到2005年,劉文賢在臺灣大學等學校先後取得學士、碩士、博士學位,他的同學很多留在臺灣從事教學、研究工作。

劉文賢坦言,在臺灣,即使有經費能買這麼多的老鼠,也很難找到實驗室有這麼大的空間容納。

3年前,在美國做了5年博士後以後,劉文賢考慮過來自海峽兩岸高校的邀約,良好的硬體設施,是廈門大學吸引他的一大因素。

「在生物技術領域,大陸投入的經費要多於臺灣。」劉文賢說,這一「多」創造了更好的科研條件。

後繼人才不足也是劉文賢在臺灣的同行所憂心的,「就算有那麼多老鼠都沒人照應」,他幽默地說。

去年底,劉文賢回臺灣跨年,聽到一個令他意外的消息,台大今屆招博士4個「掛零」的專業中,兩個理科專業都和生物技術有關。

「20年前,台大招博士時,這可是‘搶破頭’的專業。」劉文賢感慨。

他說,這一方面是由於臺灣出生率降低,少子化嚴重;更重要的是臺灣生技產業發展緩慢,遠遠落後於大陸,就業前景看低。

相較之下,在廈大,僅劉文賢自己就帶著4個博士生和4個碩士生,今年4位碩士都要畢業,其中兩人將繼續深造博士,另兩人也找到很不錯的工作。

他說,大陸生物技術產業發展迅猛,加之市場廣闊,前景看好,讓大陸的後繼人才要遠遠「多」於臺灣。

來大陸工作,劉文賢的收入也「多」於留在臺灣的同學。

「軟體條件」也是劉文賢當年選定廈大的一大因素。這裡有著高水準的生命科學研究領軍人物,有寧靜美麗的校園,加上廈門的飲食、氣候、習俗都和臺灣接近,讓他很快融入其中。

在劉文賢的博士馬蕾眼中,老師特別有「紳士風度」,同學們生病了,他會帶上從臺灣帶來的藥去探病;劉文賢對研究的投入也讓她特別敬佩,「有時一天十幾個小時泡在辦公室查閱文獻」。

展望未來,劉文賢期待大陸能有更多專項基金扶持兩岸生技研究交流。他說,台大、陽明大學等都與廈大在生技研究上交流密切,如果能獲得更多支持,相信對兩岸在生技研究的進步都有幫助。

和廈大5年合同期已經過半,在這裡已初步取得研究成果的劉文賢說,他希望繼續在廈大「待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