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饅頭潘安」太養眼!90後做傳統美食

2018年02月07日来源:嘟噜

年味濃情,蒸蒸日上。

許是因為這樣,一到過年我們不可自拔地愛上了熱氣騰騰的「蒸愛」:蒸發糕、蒸年糕、蒸饅頭……春節越來越近,龍遊農村的青山綠水間,縷縷炊煙嫋嫋升騰,你可有聞到空氣中彌漫著的香甜味道?

在我們龍遊儂的年裡,「蒸愛」系列有自己的「標配」,毫無疑問,蔥花饅頭便是其一。

今天,我們尋味至沐塵佘族鄉沐塵村的一座老宅裡,帶小夥伴去體驗一番饅頭的傳統製作工藝。

沐塵村鄭家大院,是一座建於清末民國初、吸收了西洋建築風格的百年老宅。現住在大院的一家並不姓鄭而姓薑,62歲的姜柏林便是一家之長,每到年末,他就攜一家老小忙活起來,做饅頭、蒸發糕。

2月1日淩晨四點過,姜柏林早早起床做起了準備工作,2018年第一批「薑家饅頭」將問世,他有點小激動。姜柏林和老伴陳光蓮育有一兒一女,多年前姐弟倆就去台州創業了,雖然幹得都不錯,但夫妻倆卻有些失落,眼看薑家蒸發糕、饅頭的手藝要失傳了。誰料,2個月前,28歲的兒子姜豪帶著妻子邱策雙雙辭職回到大院,而且還帶回來一個讓二老又驚又喜的決定——繼承父親衣缽,借鄉村旅遊和電商,把薑家饅頭端上全國各地的餐桌。

蒸了四五十年的手工饅頭,但對於姜家人來說,今天要出爐的一籠籠「白胖子」除了有濃濃的年味外,更有特別的意義。

做法還是當年那樣——

在薑家的那幾口缸裡,一年四季都會裝著酒香四溢的酒釀,這是姜家夫妻倆的最愛,也是薑家饅頭特別的地方。待酒釀熟了,姜柏林還會蒸上一鍋糯米飯,按比例在飯里加上酒釀和麩皮,然後將它們倒入木桶裡蓋上棉被,大約12個小時後再倒入袋子裡瀝出「發酵水」。比起市場上的發酵粉,姜家人自製的發酵水能將麵粉發酵得更為徹底。

待姜柏林調好了面,接班人姜豪就上場了,許是因為年輕力壯,一個六七十斤的麵團在薑豪無數次反復揉、捏、摁、壓、和的過程下,一會兒一個表面圓潤光滑如玉的麵團終於「出世」了。

和很多90後不同,耳濡目染的薑豪對於蒸饅頭這門手藝,他並不是門外漢。在薑豪的記憶裡,那高高的蒸屜、騰騰的熱氣以及暄軟噴香的饅頭,都是關於年味的美好記憶。以前,一過臘月,大院就會很熱鬧,薑家三代人必會圍著一張長長的桌子,父親揉麵團,其他人搓饅頭,桌上再聊聊家常,共同感受蒸蒸日上的年味……

關於蒸饅頭,薑豪真不是說大話。你看,他拿起一個麵團,左手輕輕「扶著」,右手有規律地搓揉,二三十秒一個,利索著哩。「看著容易,其實挺難的。」在一旁打下手的妻子邱策在旁當起了解說員,她隨手拿起一個薑豪搓的饅頭,只見饅頭的「屁股」上隱隱地出現了一朵緊密的菊花,甚是漂亮。不過,這可不是誰都能學會的,邱策學了好幾年都沒掌握其中的奧妙,不得已只能打下手了。

做好了饅頭,接下來當然是蒸饅頭了。

打開蒸汽煤氣灶,見灶頭的水咕嚕嚕滾上來時,姜柏林趕緊端上一籠放置在灶上,一兩分鐘後,用手去感觸蒸籠的溫度,待有些發熱時再把蒸籠端走,緊接著以此操作……據說這是在蒸饅頭時讓饅頭二次發酵的過程,必不可少。天冷時,這些蒸籠裡的饅頭至少要「靜候」20分鐘左右,等到饅頭團再發胖一倍左右才會真正端到鍋爐蒸上。

饅頭出籠的時刻,仿佛一曲樂章的最高潮部分,熱騰騰的氣霧暈開,空氣中飄散出香味。

在一旁的邱策忍不住「揪出」一個冒著熱氣的「白胖子」,用力一握,只見掌心的白饅頭瞬間變成了一個「瘦子」,但不到十秒,它又漸漸地膨脹,不一會兒又恢復了原樣……

端著一籠熱氣騰騰的饅頭,薑豪也笑開了。

帥氣的臉龐,自信的眼神,還有白胖的饅頭,小編有點花癡了——古有豆腐西施,今有「饅頭潘安」。(據大陸龍遊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