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侃大陸 遇上最好的南京城

2018年02月09日来源:嘟噜

這個季節,南京城猶如染上濃墨重彩般燦爛。

出地鐵棧道旁就是馬路,由一整條高聳的樹林遮蓋。現在這個季節樹葉都枯黃了。徐志摩說數大便是美,沒有盡頭的行道樹與綿延的車輛是風景。南京今年秋天來得很急,有些葉子還來不及轉黃,有些樹早已禿光。大片大片楓紅樹林染上幾簇不一樣的色彩。河水映著斑斕,如鏡面折射。大批大批的遊客在河岸拍照,有拿著高配單眼捕捉畫面。岸上有老人畫著油畫,一筆筆勾勒秋天的足跡。小孩在中間穿梭嬉鬧、情侶摟腰臉貼著自拍。風景的魅力果然是不分年齡層的。身為南京人能擁有這樣的午後真好。

『蒹葭蒼蒼,白露為雙。所謂伊人,在水一方。』芒草佈滿河邊,彼岸同是淡彩的芒草。風起,河面波瀾,芒草搖曳,枝頭枯葉漸漸旋轉散落到地面。高中朗誦的詩經在我的腦海掠過,從前在書桌前覺得詩詞離自己很遠,真正到了對應的景色,詩性之心從體內層層滲透到全身,才能意會詩詞本身的意境。後邊的草地上,有個女孩穿著淺色毛衣旁邊有一只紅色小行李箱,坐在草地上靜靜地望著河面。後面有搭帳篷的、有帶孩子鋪野餐墊的爸爸。要離開之前有一對老夫妻牽著手走過來,隨地坐在草地上,靜靜的面向河水。樹林的葉子沙沙聲響,那是畫面裡唯一的聲音。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享受明孝陵裡午後的秋意。即使只是一個人,也要出來走走,不枉費美好的下午。這是和大學初戀分開後我才開始學習的。習練孤獨,但不寂寞,沒有一點委屈或勉強。在南京的我,心是飽滿的,到哪裡都能舒服。反正在等的那個人,不就在水一方嗎?也許在遙遠的彼岸,我總會遇到你。

在遠處遙望明孝陵,即使被樹林遮蔽一部分也難掩皇陵的氣魄。陵寢後山的樹林,是最愜意的角落。走到後方人煙寥寥,只剩秋意和被歲月洗禮的石地板。倚靠城牆抬頭仰望,還賴在枝頭的黃葉盈滿畫面。風一颾,幾抹黃飄落在我頭上。這季節太凋零太詩意,用眼睛仔細記錄著,台階上的細紋、老牆的斑駁,連眨一下眼都是浪費。回程已是黃昏,空氣又比先前更冰一點。點一杯蜂蜜薑茶暖手,淡淡的薑味與熱氣滑進食道,包覆溫暖我的胃,整個人又暖起來了。遊客漸漸散去,回到主幹街道也開始堵車了,正值晚高峰。車燈亮起,比路燈早點亮這座城市。對南京的愛因為明孝陵,因為濃d墨重彩的秋天,又更深了一點。(本文摘自大陸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