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青看北京:大陸是播種夢想的沃土 浪漫得不可思議

2018年02月09日来源:嘟噜

據大陸中國臺灣網報導,「我們認為大陸很‘浪漫’,因為當這裡的年輕人懷有夢想和熱情的時候,大陸就是像一片資源的沃土,你堅持灌溉下去,夢想的種子就會萌芽,你的夢想就會開花結果,所以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地方。」這是臺灣小玉山青年科技交流團19名臺灣青年在離京前夜總結會上留下的感言。

1月29日至2月2日,19名本該享受各自「寒假」的青年從還算溫暖的臺灣來到了寒潮洶湧的北京,與一般交流團不一樣,故宮、鳥巢、長城這些遊客必到拍照留念的景點他們一個也沒去成,反而是馬不停蹄地深入騰訊、京東等互聯網企業考察參觀,與華燦工廠、9-A-M這樣的初創公司的創業家們展開討論。

這個「不一般的」交流團由臺灣玉山科技協會負責組織,在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的協助和支持下得以成行。該活動旨在擴大臺灣青年的視野,使他們瞭解大陸科技、經濟與社會現狀,並增強海峽兩岸青年之間的文化交流。

關鍵字:「收穫」+「衝擊」

「科技」,看似與普通人距離很遠,然而科技的發展在切實影響著每個人的生活。這一周的交流活動也讓臺灣青年得以從多角度切入,瞭解科技的深層內涵。騰訊和搜狗電腦技術和移動互聯網產業生產、應用最新科技,而中國銀行在金融領域也離不開科技,果殼網則是從媒體的角度進行科普。也因此,小玉山交流團的團長黃傲天表示:「我們總是在探討科技,但其實我們可以從更多不同方面來思考,科技這個東西可以怎樣運用在我的生活中,怎樣用來創造商業價值。」

臺灣大學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四年級的錢建志去年也曾來大陸參加過交流活動,在他看來這一周的交流與以往不一樣,更加深入而不是走馬觀花地看看而已。「這一周下來我對大陸有了更多的瞭解,雖然也不會十分深入和徹底,但還是有了新的概念,比如說銀行在移動支付整個鏈條中的具體作用和配合過程,還有移動互聯網在生活上的最新應用場景,以及大家在移動支付方面的使用習慣。」

大陸愛美的女生總是能隨便在淘寶上買買買,這讓臺灣女孩子也很羡慕,但是在臺灣要想淘寶還是比較繁瑣,軟體註冊和線上支付雙重不便,再加上物流效率和關稅的考量讓淘寶在臺灣無法流行起來。據同學們說,就算在臺灣當地的線上購物網站下單,也要少則3天,多則半個月才能拿到一件島內發貨的商品。

也正是因為如此低效的網購系統,臺灣青年們在參觀京東時也格外認真,並且發自內心的希望能在臺灣體驗到當天下單第二天收穫的感覺。「在京東我們看到了無人機和無人商店,看到了科技真的運作在物流和線上、線下的各個環節,簡直不可思議。因為當臺灣還在打算開始研發無人機之類的東西的時候,大陸就已經有企業開始投入使用了。」在臺灣中原大學學外語的女生洪以柔從抵達北京就開始尋找兩岸的不同,「我看到馬路上有很多綠色牌照的汽車,帶隊老師說是新能源汽車,還聽說現在政府很鼓勵新能源汽車的生產和購買,相比起來臺灣還處在摸索的階段,大陸政策出臺和落地的速度之快都讓我感到很意外。」

同樣是學外語的女孩子,東吳大學的賴俐伶也有與洪以柔類似的感受。「我覺得這一周對我來說是很大的衝擊,當我們去騰訊和京東的時候,我就在想臺灣什麼時候才能有那樣大規模的互聯網企業。京東作為電商平臺,在人工智慧開發和機器人製造領域也有所建樹,甚至還有我們體驗的無人商店這種在臺灣還沒有出現的東西,這些都讓我大開眼界。」

大陸互聯網企業的蓬勃發展之姿觸動了臺灣青年的神經,大陸民眾的生活面貌和年輕人的工作、學習狀態也引發了臺灣青年的思考。

本次交流活動中,主辦方特意安排了一整個下午供這些臺灣青年和北大的師生座談,這次與大陸優秀青年的接觸也讓同學們發現了些許差距。賴俐伶說道:「去北京大學參觀的時候,我就有感覺到那些大陸同學對於自己的職業生涯和人生目標都有著蠻明確的規劃。但以我周邊的環境來對照,我覺得還是有很多臺灣同學目前都處在一個迷茫的狀態,就是還沒有那麼積極地想要為自己爭取很多東西,或者說不知道自己該努力的方向。」

臺灣政治大學的黃禹翔對此也深有同感。「在北大,我感覺到那些博士生、研究生是真的喜歡自己所學的專業,而且有為其目標努力一生的準備。但是在臺灣,大四的學生畢業了不知道要去做什麼,就會說讀個研究生吧,就連選擇的專業也是無所謂的態度。而且像醫生這種臺灣熱門職業,有很多‘天才型’的學生會在高考成績不理想時候選擇複讀,就為了能讀醫科專業,而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專業,這在我看來是一種浪費。」

步行來到北大未名湖畔,看著冰面上那些不畏寒冷在冰面上玩耍嬉戲的北大學子們,同學們都開始好奇起北京大學的占地面積有多大,得到答案之後又紛紛表示自己的學校被打敗了。雖然大家都是第一次來到北大,但面積之外,北大背後的資源也吸引著每一個臺灣青年。「我覺得北大資源真的很多,當然臺灣大學的資源算也算是島內最多的。」錢建志坦承,「但是很少人會往外看,很少人會去利用這個資源;與之相比,北大資源更多,我也感受到了學生們對寶貴機會的珍惜和利用上這些資源的心氣。」

除了在北大的交流,企業參訪和晚上外出的時間也被同學抓緊利用來發現北京、感受北京。在錢建志看來,北京和臺北最大的不同就是一個字,「快」。「我覺得北京很‘快’,寫字樓裡的白領走路快,大街上的電動車跑得快,打電話的人語速快。雖然臺北人也算是走路蠻快的,但是北京人速度好像又更快了一點,像是臺北的加強版。所以北京給人一種很忙碌的感覺,就好像是人都在點對點的一直跑,少了一點慢活的感覺。我覺得臺北在慢活方面,其實對我這種不喜歡太大壓力的人來說更友好。」

當然北京的「快」從好的方面來看意味著緊湊的生活節奏,但對於一些「慢悠悠」的臺灣女生來說,可能「快」就意味著不好的秩序和嘈雜的環境。洪以柔在早餐店碰到的一件事讓她印象深刻。「像是在早餐店排隊,臺灣人的習慣就是會默默地等。但那天我已經線上後排了很久了,突然湧過來的人就跑到了我的前面開始點單。包括這幾天在街上看到有人爭吵,我就會覺得是不是太快的生活節奏讓北京的一切都顯得太過‘著急’。」

關鍵字:「移動支付」+「臺灣」

談到著急,其實在大巴上,同學們就對路邊停放的共用單車很感興趣,急著想體驗一下。當然與「共用單車」同為大陸「新四大發明」的「移動支付」也不遑多讓。但遺憾的是受北京寒冷的天氣和行程所限,此行的團員們並沒有機會實際騎上小黃車,也沒有體驗到掃碼付款。所幸的是,此行參觀的騰訊、京東等都是引領時下熱門的移動互聯網產業發展的企業,臺灣青年們也借此機會與相關產業的從業者能夠有機會深入交流。

在趕赴騰訊參觀之前,同學們也分別就兩岸支付方式的不同展開了自己的思考。賴俐伶認為造成大陸盛行移動支付而臺灣還在堅持信用卡的原因是文化差異:「微信的支付功能,合併了很多民生的需求,確實給民眾的日常生活中帶來了方便,但臺灣社交軟體功能就相對比較單一。就我自己的感覺來說,我覺得可能對大陸人民來說,整合起諸多功能會比較方便。但是對臺灣民眾來說,會覺得分開不同的功能可跟好的保護用戶隱私。」

除了文化差異,用戶習慣也是移動支付在臺灣普及過程中面臨的阻力之一。「在臺灣,信用卡本來就已經很盛行了,而且從實際使用場景來說掏出信用卡跟用手機掃描二維碼支付,其實兩者沒有太大差異。在大陸不帶錢包的確是很好的體驗,但也是因為大陸從現金支付跨越了信用卡支付,直接到手機支付。可是在臺灣,我們也會有自己的擔憂,像是比較年長的人會擔心在使用手機支付的同時是否會造成一些隱私外流的問題,或者是單純對於騰訊、阿裡巴巴的不信任都會對移動支付在臺灣的普及行成阻力。」

就讀于廣告學系黃禹翔在思考這個問題時考慮到了一些從業者都沒想到過的問題,除了上述提到的優缺點外,「避稅」也很可能是臺灣無法普及移動支付的障礙。「處在消費者的角度,移動支付確實會帶來便利,但是要想普及移動支付,還必須要考慮的因素就是它能給商家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在臺灣,有一些商家會Cash Only(意為:只收現金),這樣他們的收入就很難監管,也就能達到他們避稅的目的。但移動支付會為每一筆消費都留下記錄,自然是商家不願意看到的。」

短短一周的交流活動已經結束,19位臺灣青年緊鑼密鼓地參訪了7家企業,參與了2場座談,聆聽了1場科普報告。

一周的交流活動讓說起話來很溫柔的臺灣同學們開始了反思,還是在他們總結會上提到的:「在臺灣,我們常常會因為現實的考量,而不敢去沖,現在我們發現大陸人勇於拼搏的個性,大陸廣闊的市場,和大陸如此之快的發展速度,都值得我們敬佩。」

臨別之際,團長黃傲天向記者感慨道:想要真的瞭解大陸的政治或經濟,必須要花很多很多時間下很多功夫去做研究,雖然我們這幾天看了很多很多企業,可能會覺得北京這邊的產業發展又快又好,會思考自己是不是能在這個地方立足,但是可能這樣會有點太太急太快,其實我們只是看到了冰山的一角,還有很多東西值得我們去發現、去探索、去研究。

[編輯:]